ganraoma

醉酒男午夜闹事被捅死 是防卫过当吗?

当前位置: 【头条】 > 双龙资讯
作者: 头条 分类: 头条 发布时间: 2019-08-27 13:00

  这几天,2019年年初发生在云南省丽江市永胜县的一起所谓“反杀”案子成为舆论的焦点,是反杀?还是故意伤害?在网友中形成了两个观点截然相反的阵营。各种说法纷纷芸芸,莫衷一是。让我们先来还原一下事情的具体脉络。

  据丽江市永胜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(永检公诉刑诉〖2019〗186号)显示,“反杀”女唐雪出生于1993年3月,身份为务工人员,高中文化。案发前,居住在永胜县三川镇中洲村委会下街村。醉酒男名叫李某湘,和唐雪为同村村民。

  2019年2月8日,也就是春节正月初四。当晚23时许,唐雪参加完朋友生日聚会,朋友开车送唐雪回家。车至下街村李红家宅外村道上时,李某湘对车进行拦截,后李某湘被同行人拉开。起诉书称,李某湘此时属“酒醉后”。

  此时,唐雪下车步行回家,李某湘上前对其进行辱骂。唐雪未理睬,继续步行回家。这一次交锋,可以说唐雪的反应非常理智。唐雪回家后,将李某湘辱骂一事告知父亲唐加勇。于是唐加勇带着唐雪,找李某湘理论。三人交谈过程中,李某湘先踹了唐加勇一脚,随即,三人扭打在一起。李某湘被朋友劝开带回家。李某湘回家后,他和父母、朋友一起,到唐雪家,对先前事情道歉。道歉后,李某湘要求唐加勇对自己被打伤的事情给个说法。李某湘被同行人员拉回家(这个过程中,李某湘的家人和朋友一直在息事宁人)。

  我们暂且不管唐雪和李某湘之间平素有什么矛盾,事情到这里,应该很清楚,这就是一起再平常不过的村民之间的纠葛,在农村很普遍。而且,李某湘身边一直有人在规劝并制止李某湘的酒后不雅行为。但后来事情的发展就完全出乎人的意料了。

  时间来到2月9日凌晨1时许,李某湘持菜刀再次到唐加勇家,使用菜刀对唐家大门进行砍砸。很快,李某湘的菜刀就被劝阻朋友罗某坤抢走并丢掉。

  而唐雪在家中听到砸门声后,到厨房拿了一把红色削皮刀和一把黑色刀把水果刀,打开大门上的侧门后,站在门外。此时,酒醉的李某湘已被朋友控制,但在被朋友拖拽过程中,朝唐雪腹部踢了一脚。于是,唐雪上前与李某湘近身扭打在一起。唐雪双手各执一刀,与徒手的李某湘挥舞厮打。刀乃利刃,难免会被伤中,这基本是可以预料的事情。

  直到后来两人被劝阻者彻底拉开。李某湘往巷道外跑的过程中扑倒在地。劝阻人员上前,发现倒在地上的李某湘受伤。李某湘被送往医院救治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经检验,李某湘死因系被他人用锐器致伤右胸部,伤及升主动脉,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。

  案件情节披露后,网上各种说法都有。除了知乎上评论比较客观外,更多的则是支持唐雪所谓“反杀”行为的,认为唐雪是正当防卫。并把唐雪的行为和2018年9月份发生在昆山的“宝马男反杀案”相提并论。但却无视了唐雪案的基本事实,和“宝马男反杀案”的反杀主角是处于两种完全的不同境况下。“宝马男反杀案”的电动车男于海明是在生命处于严重威胁的情况下被迫做出的反击,而唐雪在当时的情况下,完全没有任何生命或者被伤害的威胁。李某湘正在朋友的胁迫下被拖走,事情正在被消解。即使后来被李某湘无意踹了一脚,但也不至于唐雪提刀伤人。于海明当时处于完全无助的情况下,而唐雪却并不是孤立的在面对李某湘,相反,李某湘的行为一直在其朋友和家人的制止和控制中。

  我们可以倒推一下,假如唐雪不持双刀上前,被害人是不是就被人拖走了?答案是肯定的。那么就没有后来的悲剧发生了。其实,大家都知道,邻里之间,尤其是农村,酒后闹事的常有发生。若迁就唐雪的行为,是不是意味着我们都可以拿刀把酒醉闹事的给捅死?李某湘没有伤害唐雪的主观故意,反被唐雪用刀捅死。不惩治如何向生命的尊严交待?

  所以,这不是什么正当防卫!也不是防卫过当,因为被害人当时没有实施攻击行为。故,应该属于故意伤害。其一、双方属于一个村的村民。邻里龃龉属于正常范围内的村民纠纷;其二、被害人没有伤害唐雪的主观故意,也没有实施攻击性的伤害行为。行为仅停留在谩骂上;其三、虽然被害人持刀前往唐雪家,但在二人发生争斗前,他的刀已经被随往朋友扔了。并且正在被人拖走,已不具有伤害唐雪的物质前提;其四、唐雪持双刀在徒手的被害人身上乱舞,已具备故意伤害的要件构成。

 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,与封面号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如因文章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封面新闻。

双龙资讯
ganraom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