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首页 > 都市情怀

普通读者\一堆破碎米 哈

阅读次数: 次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9-03-31 14:41:21

 

         刘以鬯於六十年代末,写了一篇令人印象深刻的短篇小说,写作手法源自法国新小说思潮,又名“反传统小说思潮”,以打破固有的、停滞不前的小说书写方法为目标。刘以鬯以大概六页纸的篇幅写一件“事”,但当中没有对白、没有情节,甚至没有人物,直至最后的一段:

  “字条上潦潦草草写着这样几句:‘我决定走了。你既已另外有了女人,就不必再找我了。阿妈的电话号码你是知道的,如果你要我到律师楼去签离婚书的话,随时打电话给我。电饭煲裏有饭菜,只要开了掣,热一热,就可以吃的。’”

  人物终於在结尾“出场”,出场於一张字条上。这篇小说题为〈吵架〉,刘以鬯却没有花一隻字提到吵架的过程,却用了六页纸,细緻地描写一个家居:

  “墙上有三枚钉。两枚钉上没有挂东西;一枚钉上挂着一个泥製的脸谱……另外两个脸谱则掉在地上,破碎的泥块,有红有黑,无法辨认是谁的脸谱了……茶几上有一隻破碎的玻璃杯……这座地灯虽已倾倒,依旧完整,灯罩内的灯泡没有破……杯柜上面的那隻花瓶已破碎……这两扇玻璃门亦已破碎。玻璃碎片散了一地。”

  透过一节又一节对於破碎物的描写,刘以鬯以吵架的结果,带领读者来到吵架现场。当中,还留下蛛丝马迹,“撕碎的报纸堆中有一件衬衫,一件剪得稀烂的衬衫。这件稀烂的衣领有唇膏印”,让读者猜想这一场吵架的原因。

  这样的写作手法,当然成为了大家评论这篇小说的焦点。然而,我的思绪还是繫於这故事的结局:他们吵了一场,屋内一堆一堆的破碎,男的不在家,女的留下字条走了。但这个家,真的破碎了吗?

  一句“不必再找我了。阿妈的电话号码你是知道的”,说出了女子的矛盾;一句“如果你要我到律师楼去签离婚书的话”之中的“如果”;再补上一句“电饭煲裏有饭菜”。三言两语,勾画了女子的心思,这是刘以鬯的功力。

 
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