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首页 > 职场校园

《惊蛰如此美好》:文字生春心扉暖

阅读次数: 次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9-01-30 16:31:25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  “人生本来就是一无所有的,幸好往事可以取暖。”当我轻轻合上海飞先生的新著《惊蛰如此美好》之际,心间竟是一片清明澄碧,蓬勃生春。“往事”历历,在海飞的笔底诗意地呈现,恰似一幕幕精彩的影像记录,不紧不慢地回放着,自然,从容,温暖,并且愉快,让人恍然忘了时间。

  在《春风十里乱读书》一文中,海飞坦言:“我总是希望你每次见到我时,我的手中都刚好握着一本书。”读到这句话时,我差点跳了起来!哈哈——是“书虫”所见略同吗?鲁迅说,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斯世当以同怀视之。于我等书虫而言,有三二知交常相往来,每每相约或偶遇,都能执卷笑谈,是非成败等闲看,该是此生中多大的幸运与幸福啊!实际上,《惊蛰如此美好》这本散文集,是我顺“藤”摸得的“瓜”。而那诱人的“藤”,便是海飞的小说,是《麻雀》《闪光的胡琴》《像老子一样生活》等每每摘得大奖的小说。如果说,其小说大多叙事明快而又波澜起伏,常以象征手法为我们讲述了一个个暗蕴忧伤的故事,塑造了一系列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,并且在酣畅的文字中潜涌着动人心魄的力量,那么他的散文、随笔则别有风味,真实,浑厚,劲道,想象丰富,又极具时代感,令人回味悠长。

  全书分作两辑:“惊蛰如此美好”和“编剧这个行当”。第一辑作品通过对故乡、对童年、对青年入伍、对谋生求职、对读书与写作等的追忆、梳理与反思,舒缓而真挚地呈现了个人情感世界的横切面与成长史,字里行间充溢着对生活的热爱与思索;后一辑文字,大多原生态地展示了身为编剧,对《麻雀》《野山鹰》等剧本的创作、修改的思维过程,以及对剧里剧外人生的认知与人性的洞察,那些幕后故事、灵感来源、技巧包袱等,皆以亲切的书信或对话方式呈现,常常令人茅塞顿开,深受启迪。

  但相较而言,我还是更欣赏第一辑作品,“读书和写作,会让我成为纸上的农夫,我多么愿意沉醉其中,仿佛能听到鞭牛声响亮,明晃晃的水稻田里盛满春天。”“我热爱着绿皮火车的那种晃荡,热爱着钢铁发出的巨响。我热爱着蒸汽火车喷着热气,车灯雪亮,黑夜中穿行在苍茫的大地”……一切,是那么温情而又冷静;一切,恍然如昨而又转瞬即逝。或长或短的文字,无不体现了作家对乡村、小镇、工厂、城市的追念和守望的心路历程与独特情怀。尤其是对于故里山村丹桂房,更是不惜笔墨,心曲常吐:“我和丹桂房之间的距离,那么近,那么远。我多么像一片离开枝头的叶子,随风飘荡,没有方向。我遥远的丹桂房,对我而言已经不只是一个地名,因为她被稀释,像一滴墨汁滴入水里的那种渐渐淡去,然后进入我的血管。我充满着丹桂房的血液就开始像一列红色的火车一样,在血管里发疯般地奔跑起来”……画面感极强的文字,细腻,随性,深挚,不急不缓,入心入肺,淡淡的忧伤之外,更多的却是热爱,是奋起,是心定志坚与昂然前行……没错,我们看到的,是一条奔流向春天的大河。(刘敬

 
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